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普京主动出击 连打3张狠牌

普京主动出击 连打3张狠牌

普京遭西方围攻欲逆袭,对朝牌最蹊跷,中国集重兵静观其变不趟浑水?

《中国词儿》第六集:拍婆子

《中国词儿》第六集:拍婆子

文革时,一群反叛的年轻人在政治动荡中,却以拍婆子和碴架招摇过市。

县委书记“主动辞职”,然后呢

县委书记“主动辞职”,然后呢

一场辞官风波,总不能“空留下一段是非与恩怨”,然后一切如昨。

揭秘新型地沟油:由变质内脏提炼而成 每斤2元

2012年05月02日 09:34
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厂区一侧的仓库里,堆放着大量白色的劣质牛油,都用塑料袋装着,堆得有两米多高,有些融化了,流淌到路面上。废弃的牛油、鸡鸭油在这个工厂四处流淌,连水泥地踩着都黏糊糊的。

整个工厂都弥漫着一股酸臭味。在工厂仓库边上,两只油锅正冒着黑烟。一只油锅里黑油正冒着热气,两只黑乎乎的大勺滴着褐色的油污;另一只油锅里,大量的猪油渣、牛油渣混杂在一起,咕咕地翻滚着……

“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要犯恶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些由屠宰场的废弃物、腐烂的皮革、变质的动物内脏炼制成的‘地沟油’最后竟能变成餐桌上的食品!”一位民警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这是位于安徽宿州的一家油脂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有证的加工工业用动物油产品的企业。3月下旬以来,浙江省公安机关与兄弟省(市)警方联合行动,连续侦破两起制售新型地沟油案件,从上游收购加工到下游销售环节摧毁了2个特大的新型跨省地沟油犯罪网络,捣毁一批炼制新型地沟油工厂、黑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近200人,现场查获新型地沟油成品、半成品及油渣3300余吨。这里是其中的一个制油工厂。

每天上午9点多,金华市婺城区白龙桥镇下杨村的村民老杨都会骑着三轮电动车来到白龙桥生猪定点屠宰场。这里的清洁工会把猪的废弃物整理成堆,让他将这些数量不等的废弃物拿回家熬油。

回家后,老杨先将这些废弃物放入大锅熬,熬出的油放入专门盛放的油桶内,随后他用压榨机对熬油后剩余的油渣进行压榨取油。炼好的油会有老板上门收购。最开始的时候油是1.5元/斤,此后收购价一直在涨,提到了2元/斤。

“我原来以为老板收去是卖给化工厂做肥皂才做的,现在听民警说他们收去是加工后卖给人吃,如果知道是这样我绝对不会做,这些油太脏了,人根本吃不得。”老杨很后悔地说。

李卫坚就是老杨所说的“老板”。事实上,在整个新型地沟油产业链中,李卫坚扮演着“经纪人”的角色,由他向个体收购初步炼好的动物废弃油,经过加工,这些油脂又被转卖给一些油脂公司。比如安徽宿州这家油脂厂,就是李卫坚的大客户,双方一年的账务来往就高达四五百万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金华市婺城区苏梦乡桥头村李卫坚从事炼制、存储和销售地沟油的场所看见,墙角堆满了各种装有油脂块的编织袋和铁桶,有些油脂已经融化后外溢到了路基上,不时发出阵阵难闻的恶臭。但与此前查获的“泔水油”提炼作坊不同,警方在现场没有发现泔水,只有成堆的油脂块。

金华市江南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人介绍,这些油脂的来源主要由屠宰场的废弃物压榨而成,主要包括猪、牛、羊屠宰以后内脏的一些膈膜,以及猪皮、牛皮、羊皮上刮下的碎末,还有一些就是时间存放长不能吃的变质动物内脏。

警方说,在当地熬制这种新型地沟油的窝点不止一家,还有许多像老杨一样分布于当地的个体熬油户。“新型地沟油”个体熬油户卖出的价格是5000元/吨,李卫坚卖出的价格是7600元/吨左右,而到了正规的油脂公司,这样的“新型地沟油”价格飞涨至12500元/吨。仅2011年1月到11月,李卫坚团伙销售“新型地沟油”入账达1000多万元。

浙江省治安总队副总队长丁仕辉介绍,个体熬油户熬制出来的动物油脂由李卫坚收购统一销往上海、重庆、江苏和安徽等地的粮油食品企业,并制成牛油、食品和火锅底料等最终进入到食品领域。

“主要是销往食品油加工企业。这些由地沟油生产出来的食品全都顺利进入了食品流通领域!”丁仕辉表示,“从表面上看,一些涉嫌犯罪的油脂企业都有完备的生产批文和先进生产设备,但他们的原料进货渠道却没有得到相应的监管。”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侯力新] 标签:油锅 经济参考报 老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